coverju2_sg_1004  

  無神殿

 

  無神殿一年四季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就連生長在裡面的植物也都很配合的一片灰朦。

  不過,當「不過」這兩個字跑出來的時候就代表再怎麼黑暗的地方總有一兩處是例外的色彩鮮明、生氣盎然……

  是的,位於無神殿東南處這一角,興許是靠近白精靈的居住地──迷幻森林的關係,整座無神殿就這處長滿了花草,不僅是四季皆開、色彩鮮艷繽紛,其稀有程度可算是獨佔整個耶魯大陸,更別說這些花草部份還是含有藥性極佳的神草,其珍貴程度可想一般了。

  只是身為暗黑皇朝的子民似乎都有個共同無法治癒的疾病:視覺辨識美觀障礙症;白話點是不懂欣賞,簡單說就是眼殘。

  照理說,這處可說是耶魯大陸最珍貴的寶地,應該是派有重兵防守,以免遭偷兒入侵;但既然身為暗黑皇朝人自當就擁有暗黑皇朝的特色,寶地也就成了無人願意靠近的地方,許多莫須有的鬼怪傳說也就莫名其妙的產生,不僅莫名其妙的讓寶地變禁區,也莫名其妙的嚇阻了那些想前來竊取神草的偷兒……

  這天,一向被視為禁區而乏人問津的寶地,原本清新的空氣瞬間凝滯起來,嚇跑了經常來此覓食流連的稀有魔怪,半晌,凝滯的空間赫然起了一道漩渦,自漩渦處踏出的,是一名容貌相當俊美的男子。

  男子雪般的白色短髮沾染了幾抹腥紅,不再銀亮如昔的鎧甲處處可見殘殺過後的痕跡,血一般銳利的眼眸似乎仍在渴望殺戮,暴戾之氣,不言而喻。

  而他,正是暗黑皇朝子民效忠的對象,耶魯大陸謠傳已久的禁忌戰士‧血修羅。

  「殿下,艾大人有交代要直接──」身披銀色斗蓬的少年,見主子毫不遲疑地步進禁區,心頭一急的喚道:「殿下,那裡是禁區──」

  「煩!」宙宇不悅地低斥,「我想去哪裡還需要得到允許?」

  「不,屬下沒有這個意思,請殿下息怒!」

  睨了只差沒有下跪瞌頭的少年一眼,宙宇輕嘆了口氣:「算了。銀月,我要你辦的事怎麼樣了?」

  銀月連忙答道:「已經帶過來了。」說完,舉手往身後的心腹示意,三個身穿黑色鎧甲的黑劍士抱了兩具屍體及頭顱步上前。

  「……」神情憂傷的瞥頭不想再看,宙宇走進銀月口中的禁區,揀了處空地,「銀月,在這裡,好好安葬克里還有……」頓了頓,宙宇力持平靜的續道:「還有我的父親……」

  「是!」銀月再次招手,從後方走出四名黑劍士,在宙宇指定的位置,開始挖起土來。

  「伊芙妮奧……」宙宇輕輕接過失去軀體的頭顱,看著那再也不會睜開眼的絕色容顏,再度挑起強忍住的悲慟。

  幾不可聞的哀傷低低切切的啜泣著。尚是光明戰士身份的時候,宙宇為光明正義離開摯親摯愛,如今為了喚醒血修羅,付出的代價竟是永別!

  「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光明聖殿算什麼!暗黑皇朝又算什麼!即使我曾為光明戰士,也從未真正守護過他們,現在身為血修羅,更保護不了他們!銀月你說,這個世界,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

  「殿下,他們的犧牲不會白費的!這筆帳屬下們將會誓死討回的!」

  「討回?向誰?」宙宇飄忽的口吻,讓人摸不清他的情緒。

  「當然是光明聖殿──」銀月不假思索的回答,血修羅陰寒的眼神讓他忍不住哆嗦。

  「光明聖殿?憑什麼?殺死他們的是凱斯特!是暗黑皇朝的黑劍士團長!」宙宇氣憤地一掌隨意拍落,濃郁的草地瞬間凹陷了一大塊,看傻的黑劍士瞧了瞧挖了半天才挖快二呎深的小坑再比較著血修羅隨便一掌拍出的七呎深的大洞,都不知道該直接撿現成的洞造墓,還是繼續原本的掘土作業。

  「回、回殿下,」銀月面對盛怒的血修羅,拼命忍住心中湧出的懼意:「凱斯特團長也只是忠實的執行艾大人交付的命令……」

  「哦?」宙宇聞言咯咯咯地冷笑起來,「也是,沒有那個該死的艾封琉指示,你們也不會知道這一代的光明戰士就是血修羅的轉世……」想到師傅,不,聖殿主當初不顧一切硬要收自己為徒並指派自己成為光明戰士的接班人,好將光明戰士的絕學傳授予自己,要是知道他的徒弟將與光明聖殿為敵,他等於間接毀了光明戰士,是否會悔不當初?

  還是聖殿主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血修羅呢?

  不!不可能,能夠找到他的人,在這世上只有一個。

  「殿、殿下──」看著血修羅此刻陰晴不定的表情,銀月開始懷疑是否自己失言了。

  宙宇思即到此,連忙使出上乘的漫步輕移,轉往無神殿後堂──伴月閣。

  能夠感應到血修羅的轉世,知道喚醒血修羅靈識方法的人,在這世上只有一個!

  那就是當初用靈魂和他訂下生死共存契約的艾封琉!

  『聽著,宙宇,只要血修羅魂魄不滅,艾封琉未亡,我一定會找到你,不計代價!』

  「艾封琉──!」

  緊跟在後的銀月,見主子飛也似地衝往後堂,也趕緊追了過去。

 

  無神殿‧伴月閣

 

  幽暗的長廊上,在一根根白色蠟燭微弱光芒照射下,更添不少詭異的氣氛。

  一群身著灰色長袍的祭司們,腳步焦急地在長廊上奔走著,直至長廊末端、一扇雕有奇幻異獸的檜木大門前,停了下來。

  人群整齊迅速地分靠兩邊恭敬的排排站,一名披著象徵祭司宮宮主、金色滾邊斗蓬的男子由後方緩緩步上門前。

  祭司宮主在門前停步後,頭微微朝站在左側的心腹示意地輕輕點了點,後者隨即步上前先是敲了敲門,接著才輕輕推開。

  兩片門板緩緩地分開,分靠兩邊的祭司們紛紛彎著腰行九十度鞠躬禮,等候回應。

  「金耀有請艾大人前往接迎血修羅殿下。」金耀垂首恭敬地朝房內正在品茗的男子說道。

  「哦?銀月終於把親愛的宙宇帶回來了?」艾封琉優雅地放下喫到一半的茶,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一個響指,桌上多了面鏡子,他端詳了會兒鏡中的自己,開始忙碌起來。

  「艾、艾大人……?」因為久久等不到艾封琉的回應,金耀這才微微抬頭偷看情況,卻發現艾封琉非常專心地梳理妝扮,他忍不住開口:

  「艾大人已經很整齊了,請您快些移駕到修羅殿吧!」

  「很、整、齊……?」艾封琉緩緩看向金耀,很想確定他剛剛是不是聽錯了。

  居然會有人用「整齊」兩個字來形容他的美貌!

  「是的,屬下很認真的覺得艾大人現在的儀容非常工整齊全,實在不需要再浪費時間了。」

  「工……工整齊~全?」艾封琉漂亮的柳眉抽了抽。

  兩旁彎腰彎到快腦充血的祭司們,在心中紛紛納喊著:

  宮主啊~別再解釋了,愈描愈黑啊~~~~~

  可惜,金耀和祭司們之間的心電感應非常薄弱,個性向來嚴謹的他,面對上司的質疑總是有問必答:

  「是的,艾大人已經美的不可方物,已經到了……」

  「已經到了?」艾封琉張著期待的雙眼,緊緊瞅住金耀。

  「已經到了……」糟!他不知道該接什麼形容詞可以讓艾大人不再浪費時間在儀容上,欸,這任務遠比追蹤七大統帥意識水晶還來得艱鉅許多……「傷風敗俗?」

  「啊?」艾封琉僵住眨到一半的眼。

  「……」宮主啊~說錯了說錯了!不是傷風敗俗!祭司們冷汗直冒的再度發揮心電感應。

  「不,不是這句……」金耀陷入苦思的狀態:「人神共憤?」

  「……」艾封琉石化了。

  宮主啊~別再說了,會死人啊~~~~~

  「也不是這句……」金耀喃喃自語了老半天,最後靈機一閃:

  「驚世駭俗!對,就是驚世駭俗!」

  聞言,艾封琉才想狠揍這個不帶眼睛出門的下屬一頓,一陣夾著濃厚殺氣的黑色光芒隨著一聲怒吼,從長廊一端快速地朝他逼近。

  「艾封琉,我要殺了你!」

  不慌不忙地用手指挾住了利刃,艾封琉笑瞇瞇的看向來人:「親愛的,歡迎你回家!」

  宙宇緊握劍柄的手勢忽然一轉,鋒利的劍尖抵在眼前這該死的男人的額頭上。「艾封琉,信不信我會一劍刺穿你這顆該死礙眼的頭?」

  艾封琉絲毫不為所動的笑道:「我以為轉世成光明戰士的宙宇,會被聖殿那些個老頭教育成一板一眼的人呢,想不到依然是個火爆浪子。凱斯特這麼成功的完成任務,等他回來我一定要好好獎勵他……嗯,就讓他繼位成為黑騎士吧!」

  「艾大人,可是黑騎士大人的意識水晶──」

  宙宇一個揮手讓金耀倏地消音,「所以,屠殺諾頓村真的是你指使的?」他瞇起血紅的雙眼,怒視著艾封琉:「包括殺了我爹、克里還有……伊芙妮奧!」

  「只要能讓你回來,不管什麼卑鄙殘忍的事情我都做得出來喔!還有,」輕輕將額上的劍移開,艾封琉朝宙宇搖了搖食指:「你應該清楚,血修羅的父親只有一個,但絕對不是諾頓村的族長,再說……」

  「再說什麼?」宙宇粗聲粗氣的問。

  「那個女人可是光明戰士的戀人啊,但你真正的身份卻是血修羅,既然如此又何必殘忍的讓她繼續獨活在這個世界?」艾封琉無視眾人的目光,妖嬈地攀上宙宇的頸子,輕聲耳語:「一個人孤零零的守著另一個消失、可能再也不回來的人,那種滋味……可是比死還要痛苦萬分吶!」

  是嗎?伊芙妮奧,要是妳知道我就是血修羅,妳還會選擇繼續等我嗎?

  不管答案是什麼,宙宇知道這些都已於事無補。

  因為伊芙妮奧死了,因為光明戰士,

  已經不存在了。

  他是血修羅。他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回七大統帥,好破除他真正的父親‧魘魔身上的封印,這才是他應該要思考的!

  重新整理好差點失控的情緒,宙宇注意到眾人詫異的目光,這才驚覺艾封琉還「半掛」在自己身上。

  「有必要想我想得這麼入神嗎?」艾封琉饒富興味地朝宙宇耳邊吹氣。

  「該死的艾封琉!」宙宇渾厚的內力頓時爆衝,一拳將艾封琉揍飛。

  直到被揍飛的身影像顆流星劃過無神殿上空消失後,眾人這才想起本來的目的,朝宙宇齊聲道:「恭迎殿下回歸暗黑皇朝!」

  一反方才的狂暴,宙宇左手一擺,坐到艾封琉房內僅有的太師椅上。「聽說已經有七大統帥的下落了?」

  金耀恭敬地往前小移了步:「目前只有『巫師』的意識水晶產生共鳴,但確切位置仍在追蹤中,紅陽現在也已抵達預測位置等候。」

  「不過似乎有人到冒險者公會那裡放出風聲,要求以火龍蛋交換『巫師』的消息。」宙宇食指輕敲著桌面,「聖殿主也已經指派七大聖使前往火龍窟執行任務,你們應該知情吧?」

  「敢問殿下的意思是……」金耀和銀月對看了眼,「無神殿裡有內奸?」

  宙宇沒有回答。

  「不可能!」銀月很快地否定這項猜測,「所有暗黑皇朝的子民們無不日夜盼著找回血修羅殿下及七大統帥,並且喚醒我王‧魘魔,大家都很努力的執行艾大人交付的任務、忠心的各司其職,屬下相信無神殿裡絕對沒有叛徒!」

  「哦?」宙宇噙著冷笑,「要是有呢?」

  「殿下,『巫師』的意識水晶顯示位置是來自中央書院,這代表覺醒當時可能有公會或是聖殿的人在場,才會有這個風聲出現。」金耀連忙替銀月解圍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巫師』極有可能與光明聖殿的人有關係?」宙宇微一挑眉。

  「是的。」

  宙宇沉吟了會兒,「銀月,你先去和紅陽會合,轉告他不要打草驚蛇,必要時偽裝成一般冒險者想辦法接近『巫師』。之後,你再轉往火龍窟,不需要刻意阻止或破壞他們的任務進行,只要監控好他們的一舉一動即可,記得按時回報。」

  「是,屬下即刻出發。」銀月語畢,馬上動身前往執行命令。

  「金耀,有關『黑騎士』的意識水晶是怎麼一回事?」宙宇接著問向金耀。

  「報告殿下,黑騎士大人的意識水晶一直處於混沌狀態,根據三色長老觀靈結果,恐怕黑騎士大人的靈識已經被消滅很久了……」

  「……要喚醒父王,一定需要結合七大統帥的力量才行,嗯……」宙宇思忖著,「金耀。」

  「殿下是否要召回凱斯特團長進行黑騎士的冊封儀式?」金耀立即心領神會地問道。

  「在那之前,」宙宇冷笑了聲:

  「我會先讓他嚐嚐痛不欲生的滋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絕 的頭像
冷絕

阿冷的幻想國度

冷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