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ju2_sg_1004  

  雖然現在早已過了正午用餐時間,但要歸類成下午茶也言之過早了點,不過看這群骷髏戰士認命地四處拾取枯枝的情形,這三個傢伙該不會是想要來場野外巴比Q吧?

  藍燄接過甜甜圈遞來的特製束繩,認命地將眼前這名裝載著他老婆靈魂的食人妖精用力綑綁,瞪了滿身血汙的食人妖精半晌,藍燄高舉著法杖,無奈地喊著:「水舞!」

  鑲在法杖頂上的藍寶石發出微亮的光芒,接著自法杖頂上湧出一道清泉,藍燄將法杖揮向食人妖精,「嘩啦」聲響方落,清泉就像蛇般地滑過食人妖精,一隻白白淨淨的待宰豬隻……呃,不,是胖子閃亮亮地出現在藍燄面前。

  藍燄滿意地指揮著六隻骷髏戰士將合力拾來的粗大樹幹,穿過綑繩,然後合力抬到方才架好的烤肉架上,將掌心聚起的小火燄拋到架下擺好的枯枝上。

  枯枝被燒得「啪滋啪滋」作響,藍燄一邊小心翼翼的操控著風系魔法控制火侯,一邊看著胖子就像烤乳豬似地掛在架上,六隻骷髏戰士三人一組地站在兩頭,使勁地轉動著樹幹。

  溫柔在胖子被掛上架時,就解開了操控術回到自個兒的身軀,滿意地看著大家的傑作。

  「我們這樣……會不會太殘忍了點?」藍燄覺得不如直接殺了牠還比較痛快點,反正下場都是變成食材……

  「你乖乖顧好火侯就好,少廢話。」逐月指揮著剩下閒在一旁的骷髏戰士,在胖子身上來回塗著醬汁。

  溫柔慵懶地伸了伸筋骨,「我剛剛操控牠的時候有順便偷看牠的能力素質,不愧是被標上黃色記號的怪物,沒那麼容易死的,放心。」

  他還能說什麼呢?落在這三個小妮子手中,哪個魔怪下場不是慘不忍睹?藍燄默默地替仍在昏迷狀態的食人妖精掬了把同情淚,等你清醒後,也會徹底體驗到生不如死的感覺吧。

  「藍燄,你一定要把牠變成好吃的烤肉喔!」甜甜圈顧著架子上藍燄剛搓出來的麵包,準備等等拿來夾肉吃。

  「放心,這隻胖子雖然油了點兒,但肉質鮮嫩絕對會比中午吃的野豬肉還要好吃呢!」溫柔掛保證的說詞,讓藍燄只能陪笑。

  原來食材美不美味也可以用心靈操控來窺知。

  溫柔話才方落,一陣悽厲的慘叫聲差點震聾眾人:「痛~~~~~好燙!好痛~~~~~」

  胖子不明白怎麼一覺醒來,自己就像被拆了骨頭似地,感到渾身劇烈痠痛、頭昏眼花,而且這天氣是怎麼搞的?怎麼會這麼熱──咦?牠……牠怎麼會像隻無尾熊似地抱著這根大木頭?而且……這是錯覺嗎?四周的景象怎麼會自動旋轉……

  還有,剛剛轉了一圈的時候,牠好像還看見一處火堆就在正下方燒著……這、這、這麼說──

  自身體各處傳來撕裂般的灼熱感,就算胖子再笨,牠的身體也已經讓牠徹底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燙死本大爺了~~~~~燙死本大爺了~~~~~」

  被迫抱住樹幹、掛在架上「享受」下方柴火烘烤的胖子,正拼命扭動著龐大身體,就算可以稍微避開些熱度也好,怎奈盡忠職守的六名骷髏戰士,依舊認份地轉動著樹幹,讓牠怎麼掙扎都於事無補。

  烤肉香味陣陣撲鼻,甜甜圈嚥了嚥口水,抓著樹枝戳了戳胖子燒紅的部份:「怎麼還沒熟啊?這皮會不會太厚了點?」甜甜圈指了指胖子燒紅的部份,朝骷髏戰士喊著:「這邊沒有抹到醬!」

  「喀!」骷髏戰士領命,抓著刷子沾了沾醬,努力地將甜甜圈指示的部份均勻地刷了層。

  「你們這群喪盡天良的壞人,還不趕快把本大爺放開!有本事單挑,犯不著用這種小人步數──啊!痛死本大爺了!」胖子話還沒喊完,便被一隻飛來的匕首插上大腿。

  「吵死了!」逐月惡狠狠地瞪著胖子,「要不是你,我現在早就賺到一百個金幣了!」

  「本大爺──啊!痛痛痛痛痛……」

  溫柔一把拔起胖子大腿上的匕首,眨著無辜的雙眼:「哎呀!很痛是吧?沒關係,我馬上幫你治療!」泛著金色光芒的手輕輕覆上胖子血流如注的傷口,「癒合術。」

  然後在胖子感覺身上不再那麼疼痛且還舒服得快要呻吟時,大腿處又傳來一陣劇痛感:「啊!痛痛痛痛痛……」

  溫柔又一次眨著無辜的雙眼:「哎呀!我太順手就把匕首插回去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馬上拔出來……」動作輕快地將匕首拔起,溫柔好抱歉的看著痛到飆淚的胖子,「很痛是吧?我現在就幫你治療。」

  然後在胖子經過治療後又舒服得快要呻吟時,大腿馬上又傳來一陣劇痛,接著溫柔再度露出無辜的雙眼……就這麼在拔出匕首、治療、匕首誤插、拔出……這樣的循環之下,胖子被折磨到再也喊不出聲了。

  溫柔這才停手:「哎,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吶,我們來談條件吧?」

  「……行,只要妳乖乖將本大爺放了,本大爺絕對不會計較妳剛剛的攻擊行為並且考慮饒妳一條生路!」胖子聞言開口就是利誘著溫柔。

  「放了你?可以。」逐月精明的目光掃向胖子,「首先告訴我,胖子王的巢穴在哪裡?」

  「妳……妳想幹什麼?」

  「當然是勒索兼討債啦!」逐月從溫柔手上接過匕首,亮晃晃的刀刃在胖子面前搖啊搖。

  「勒……勒索?妳想抓本大爺當人質?」胖子臉上肥肉微顫,「妳……妳是冒險者吧!」

  「那又怎樣?」逐月鳳眼微瞇,「你打壞了我規劃好的任務計劃,浪費我不少時間,害我本來可以多賺一天獎金的時間都泡湯,難道,我不該找你家老大討債嗎?」

  「妳以為本大爺會屈服嗎?」胖子很有氣勢的喊著,一陣被利刃劃開皮肉的疼痛感才剛湧起,瞬間又感到彷彿是皮肉被硬生扯掉的劇痛自側腹傳來。「啊~~~~好痛好痛好痛!」

  「整隻烤熟太困難了,還是先切下來一塊好了。」藍燄拿著疑似方才用來作案、還滴著血的小刀,傷腦筋的在胖子視線範圍內左晃右晃,「肚子那一塊根本不夠甜甜圈吃,還有哪個部位的肉質最嫩呢……欸,你別動來動去的好不好?」

  「哎呀!老公,你要切食材應該要先把牠殺了再切,會比較方便吧?」溫柔的提議讓胖子臉色瞬間刷白。

  「不要……別殺我別殺我別殺我~~~~~」

  「那你就乖乖的從實招來,說!胖子王的巢穴在哪裡?」逐月攤開荒野地圖,指著其中一處標示食人妖精巢穴的洞窟問著:「是這裡嗎?」

  「我……我只是小小的巡邏兵……我所負責的只是其中一塊營地,我……我一點都不清楚王住的巢穴在哪裡!」

  藍燄聞言,接著開口說道:「欸,柔柔,這妳就不懂了,食材就是要愈新鮮愈好,如果可以趁還活著的時候肢解,然後再立刻用冰凍術凍起來,那美味就可以保存的非常久喔!」

  「我……我說,我說……」胖子困難的嚥下口水,「在最靠近西瓜城的旁邊那處洞窟……」

  「離城這麼近?」逐月仔細的檢視著地圖,有些懷疑。「你是不是在誆我?」

  胖子用力搖著頭說:「王說過,愈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逐月滿意地收起地圖,「嗯,我猜你現在也沒那個膽子敢說謊。」她轉身回到原地繼續磨著手上的匕首,胖子疑惑的開口問道:

  「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妳了,可以把我放了吧?」

  「哎呀,你是不是忘記月月剛剛說的事啊?」溫柔淺淺一笑,泛著淡淡金光的手輕輕撫過胖子身上的傷口。

  「什麼?」感覺身上不再那麼疼痛,胖子因著溫柔輕柔的聲音,心情不自覺地漸漸放鬆。

  「就是要把你抓去勒索你家頭頭的事啊!」藍燄老大不爽地提高火堆火勢,頓時燒得胖子飆起哀號高音。

  敢對柔柔露出色老頭的笑容,這傢伙真是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

  「火太大,焦掉了!」甜甜圈不滿意地拍拍藍燄,她可是眼巴巴望著這塊肉好久耶!

  「喔,抱歉抱歉,一時失控。」藍燄趕緊重新掌握好火侯。

  「這樣吧,你就犧牲一點讓藍燄割幾塊肉,我會在他動手的時候立刻幫你治療,這樣你不會失血過多也不會太痛,也不需要再繼續待在烤肉架上頭了,你覺得這樣如何?」溫柔很大方的向胖子提議著。

  「什麼──?你們真的當本大爺是食材嗎!」胖子驚得忘了自己的處境。

  「一開始不知道是誰說要把我們抓來當晚餐的喔?」藍燄涼涼的開口。

  「我……我……我……」胖子哭了。

  如果牠有預知能力的話,打死牠都不會惹上這群兇神惡煞,嗚。

 

  曾經牠以為,這個世界最可怕的種族,除了龍族之外,就屬牠們食人妖精最為兇殘。

  牠又怎麼會料想得到自己現在的下場?

  向來只有牠們把冒險者當作美食吃進肚子裡,如今牠卻淪為冒險者的俎上肉。

  柔和的光芒打斷了胖子的感慨,牠楞楞地看著祭司伸著泛著金光的手覆上牠的額頭,一陣舒服的暖意自頭頂漸漸蔓延全身,灼熱及刺痛感瞬間褪去。還搞不懂怎麼回事,被迫抱住的樹幹又開始架著牠旋轉起來,晴朗的天空隨即取代燒得正烈的柴火,又轉了半圈,牠看見磨著匕首的白精靈,正檢視著刀鋒利鈍程度。

  「這一塊、這一塊、這一塊……還有這一塊!」背後傳來地精的聲音,牠可以隱約感覺到有硬物正戳著牠的腰,並且沿著腰往背部順時針劃了一圈……

  嚇!剛剛那個地精說了什麼?「這一塊」?是在挑要吃的部位嗎?那剛剛的感覺是──

  「喂,你看看你腰上的脂肪,居然這麼厚一層!」負責掌廚的法師,提了塊血淋淋的「東西」到牠面前,「看到沒?這一大塊都是肥肉,這是要怎麼吃啊?你想害我們膽固醇過高嗎?」

  「你……你……你……」胖子壓根兒不敢看向那塊據說是牠腰上的肉的「東西」,牠嚇到身體不住地抽搐,連講話都結巴起來。「我……我……感覺不……」

  「感覺不出來藍燄在你後面動刀是嗎?」溫柔軟軟的嗓音適時響起,藍燄又緊接著好心的解答:

  「柔柔剛剛對你施展了初級『知覺暫時麻痺術』,所以你現在部份知覺都暫時失效,不會有任何痛啦、癢啦、燙啦之類的感覺,這樣也好,你不會痛,我處理起來也簡單許多。」他笑瞇瞇的拿著沾有血漬的小刀,「好啦,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現在我要開始割下剛剛甜甜圈指定要吃的部位了,你放心,柔柔可是技術高超的祭司,她絕對不會讓你死的,最多……」

  「最多什麼?」胖子緊張的追問。

  藍燄看了眼溫柔,後者露出甜甜的笑容,輕聲說道:「最多會來不及癒合傷口,讓你稍微多流點血罷了,但是可能會因為貧血而有些頭暈喔!」

  「妳……妳……我……」

  「哎呀!你只要心情放輕鬆就沒問題了,要是太過緊張的話就會造成大量失血,那我就真的救不了你囉!」

  溫柔將逐月交給她、剛磨利的匕首遞給藍燄,「藍燄要開始下刀囉,你就好自為之吧!」

  陽光將磨得發亮的刀刃反射映在胖子眼底,只見恐懼漸漸爬上牠鬆垮的臉皮,驚恐的瞳孔不停放大,動彈不得又失去部份知覺的身軀只能依稀感到數把刷子在自己身上抹來抹去,鼻子還不停嗅到從自個兒身上散發出來的烤肉香味。那個人類法師拿著匕首走到牠的後面,往牠另一側腰部戳了戳,牠直覺想起剛剛那塊血淋淋的「東西」,耳邊再傳來地精充滿期待的聲音吆喝著:「這裡看起來比較好吃!」……這種精神式的凌虐頓時發揮到最高點,胖子終於承受不住這麼不人道地折磨,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這樣嚇死了。

  「哎呀,陣亡了。」溫柔露出同情的眼神,這隻食人妖精就這樣被玩死了?

  「比鳥獸還不耐玩……」甜甜圈失望地將樹枝扔向火堆。

  「這麼不禁嚇啊?」藍燄無奈地把匕首還給逐月。

  「那我們現在就趕快到諾頓村吧!」逐月將匕首收好,開始指揮著骷髏戰士們。「1號2號3號4號5號6號,你們把牠好好扛著,這可是要送給胖子王的禮物;7號8號9號,你們負責把這邊收拾乾淨,整理完記得歸隊!」

  骷髏戰士們接到命令後,一邊龜速動作,一邊喀喀交談。

  「喀喀……」(譯:蛤?要我們扛這個胖子喔?牠很重耶!)

  「喀,喀喀……」(譯:別抱怨了,快點工作!)

  「喀喀喀喀,喀喀……」(譯:就是呀!難道你們忘記大哥是怎麼被留在針山的?)

  「喀喀喀,喀,喀喀……」(譯:我們是亡靈戰士耶!老是被叫出來做打掃園藝類的工作,都快被其他同行的笑死了……)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譯:總比被亞德米大人X暴好吧?我永遠忘不了0號被強X後肢體破碎的樣子,現在它的兩隻腳還被甜甜圈大人拿來當高蹺踩……)

  「……」在場的骷髏戰士們不禁打了個寒顫(?),加快動作地完成主人的交代,就怕下一個遭殃的是自己。

  「妳不覺得今天喀喀聲很多嗎?」藍燄灑著立可白,轉頭問向溫柔。

  「呵呵,它們應該是在溝通吧!」溫柔喝著紅色治療藥水(祭司使用闇魔法都會損耗些許自己的血量),看向那群認命工作的骷髏們。

  「吃完了,還有嗎?」甜甜圈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巴,伸手扯了扯藍燄。

  聞言,藍燄從架上取來烤得剛好的麵包,塗抹了些烤肉醬,再夾了塊他才剛烤熟的鰭狼肉塊,接著又問:「剛剛拿給妳的野豬肉塊呢?」

  「在這裡,已經洗乾淨囉!」甜甜圈將藍燄剛剛拿來嚇胖子的野豬肉塊遞給他。

  藍燄將肉塊用冰凍術凍起來,放回專門裝食材的袋子裡。「好了,可以走了。」

  逐月攤開地圖,朝諾頓村的方向一比,一群人又繼續踏往搶錢之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絕 的頭像
冷絕

阿冷的幻想國度

冷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