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幸福不容易被遺忘,而有些幸福才正要被開啟。

 

「晚上要我幫妳送飯來嗎?」皓宇接過我的安全帽,將擱在車上的背包遞給我。

「不用啦!我下班再吃就好了。」我用手順了順頭髮,「你騎慢點喔!」看著皓宇騎車離開後,我這才慢慢步進大廳。

「阿姨,妳遲到了。」我才奇怪怎麼沒人在大廳,夏弟弟的聲音便從身後傳了過來。

「你剛剛一直都站在大廳外面?」有些驚訝地轉頭看著他朝我一貫地淺笑,我呆呆地瞪著他,像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我輕咳了聲:「咳咳,我哪有遲到,今天是星期天,我要放電影,所以上中班……」竟然都沒注意到他始終站在外面,還是說他剛剛有刻意躲起來?

他只是笑著,笑容裡卻有些落漠。他今天心情不好?我眨著不解的眼睛望著他,「你午餐吃了沒?」

「還沒。」他步回座位,「我現在去買午餐,阿姨可以幫我顧一下嗎?」

「嗯,快去買吧!」我翻著工作日誌,順便打開電腦,將一些資料備份到我的隨身碟。

唔,最近要施作泳池修繕工程,要和廠商、副主委還有建設公司聯絡……才將待辦事項一一圈進我的記事本裡,夏弟弟便拎了一袋東西走了進來。

「我要上去辦公室忙囉!今天我沒辦法待在樓下,如果有事的話打辦公室的電話……」我抄了張號碼丟給夏弟弟,便抱著一堆資料和前一天租好的影片衝到樓上,準備奮鬥。

趁著播放電影時間未到的空檔,才想偷懶休息一下,敲門聲響起。

我起身應門,只見財委帶著一名年輕男孩站在門口,朝我笑了笑:「晴晴在忙嗎?」

反射性的搖頭,腦袋瞬間思考起財委在這個時間點找我的原因。

不會是財報又有問題吧……

「晴晴,這是我姪子──xxx」我一心注意著財委找我的原因為何,倒沒仔細去聽他姪子的名字。

所以,他姪子的名字直到現在也只能用三個x字代替……

如果要我去形容他姪子的長相,老實說,我那時候看著他的臉只浮現三月份財報的數字,倒沒十分留意。

所以,他姪子的樣子直到現在也只能打上馬賽克再加個問號……

「他最近放假都會來我們家小住,如果平時我 和我 太太不在的時候,他碰到什麼問題的話,就麻煩晴晴幫忙照顧囉!」財委的姪子在財委講完這句話時,朝我點點頭,我也習慣性的回了個笑容給他。

「好了,不打擾妳忙了,還是……」財委看了眼他姪子,「讓他留下來幫忙妳?」

「呃,這怎麼好意思──」我趕緊搖手拒絕。

「沒關係啦!你們年紀差不多,一定很快就能相處融洽的。」財委講完,便丟下他的姪子,笑著離開。

呃……這、這是什麼情形?「抱歉,不過我一個人工作就可以了……」我描了眼手錶,趕緊拿起鑰匙和影片。「我現在要去放電影,你要不要進去觀賞?」

財委的姪子抓了抓頭髮,「我……76年次,妳看起來……應該比我小吧?」

76年次?樓下大哥位置上才坐著一個76年次的弟弟,現在又一個76年次的站在我眼前。

現在是怎樣,都來刺激我的年紀就對了!

「你也跟著叫我阿姨好了……」完全失去鬥志的我,沒好氣的說道。

「啊?為什麼?」他跟著我走進電影院,挑了個位置坐著。

「因為我大你四歲。」我設定好影片播放相關事宜,「好了,你慢慢看吧!我要去忙了。」

「我幫妳!」

見他站起來要跟著我一塊兒離開電影院,我趕緊把他押回座位:「不用,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慢慢看……謝謝!」說完,我趕緊腳底抹油──溜!

財委是不是把我這邊當托兒所啦?隨便把一個小弟弟扔了過來,真是糟糕。

哎呀!我哪有時間想這些,得趕快處理我要做的事情,省得到時碰上新舊主任交接,我又要忙到昏天暗地了!

開著電腦看了看資料,無奈的嘆了口氣,最後慢慢地撥了一組數字,開始思考要怎麼長話短說才可以不用和這個長舌又囉嗦的傢伙,浪費太多時間。

「啊!副主委您好,我是晴晴……」才一開口,電話另一邊就開始嘰哩呱啦起來,我將話筒微微遠離耳朵,待聲音漸漸消了,我才又重新接回主題。「不好意思,我是想請教您關於泳池修繕部份事宜……」

唉!誰可以來拯救我可憐的耳朵還有我的良心呢?我真的很討厭老是要說些違背良心的謊言,即使知道對方聽的很開心……

叩、叩……微弱的敲門聲音讓我停止說話,專心聽著這彷彿幻覺的回應,許久,再一次加重的敲門聲讓我不禁感激這來得正是時候的傢伙。「副主委,不好意思,有住戶找我處理事情,我得掛電話了……」

匆匆收線,揉揉有些疼的耳朵,才要開門,又突然想到財委那個姪子。

應該不是他吧!拜託不要是他……閉上眼睛,暗自禱告了會兒,我緩緩將門打開,一道高瘦的身影,立刻遮住我眼前大半的光線。

「阿姨,可以幫我看看這封信嗎?」夏弟弟遞了封信給我。

感覺上鬆了口氣似地,我接過信件看了看上頭的豆芽菜:「這封是x棟x樓的,但因為它不是羅馬拼音,我也不知道住戶的英文名字,所以你要翻翻通訊錄找找看囉!」

「嗯,謝謝阿姨!」夏弟弟朝我笑了笑,便轉身離開。

我靠站著門口,目送他離開的背影,寂寞和他的步伐背道而馳,緩緩向我靠近。

很熟悉很熟悉的似曾相識,我甩甩頭,想甩掉那可笑的感覺,重新回到辦公室,不允許自己多想地繼續敲著鍵盤,整理資料。

 

「妳說封華大哥?」皓宇停止玩到一半的遊戲,有些吃驚的轉頭看著我:「妳說妳遇到封華大哥?他不是……早就死了……」

我靠著枕頭,「嗯,最近來了一個和他很相像的男孩子。」放下手上的書本,我爬到皓宇身邊。「你說,會不會是華的轉世?」

「不可能!」皓宇突然抓緊我的手,「晴,封華大哥早就死了,這世界上不可能會出現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也不可能有投胎輪迴這件事。」

是啊!我真傻,想也知道怎麼可能會有輪迴這種事……

我有些洩氣而沮喪的趴在椅背上,卻被皓宇硬扯到他懷裡:「晴,我知道妳一直都還忘不了封華大哥,我也從未勉強過妳要忘記對他的感情……可是,妳可以試著愛上我,只要一點點就夠了……好嗎?」

怔忡地看著皓宇染上愁霧的眼,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殘忍。

「我很感激妳當初選擇讓我陪妳身邊,我不敢奢求妳全部的感情,但是晴,我只求能夠得到妳一點點的重視,一點點的關心……晴,請妳努力試著愛上我,好嗎?」皓宇用力抱緊我,在他懷裡我感受到溫暖,感受到真心,感受重視,卻感受不到……

愛情。

我只感覺到心痛和厭惡感。

厭惡自己,非常的討厭這樣的自己。

當初,不就認為自己可以愛上皓宇,才答應和他在一起嗎?

華,感激真的沒辦法成為感情嗎?

我花了多少年的時間來遺忘你,卻總是在四處尋找熟悉去回憶有關你的世界──原來我依然活在過去。

我無言的握起皓宇的手,想試著用他掌心傳來的溫柔抓住我飄浮的靈魂,卻徒勞無功。

「皓宇,我……」

「晴,讓我給妳幸福,好嗎?」

幸福……?

也許我根本不配擁有。

 

幸福是要倆個人牽著手才能一起維持的,可是我卻看不見未來的快樂。

於是,我成了孤單的俘虜,再也沒有力氣……回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絕 的頭像
冷絕

阿冷的幻想國度

冷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